一二三四五

小学开学了,长期失踪

【七九】空言

    岳清源的眼前是一轮明晃晃的太阳。

    “七哥!”浑身脏兮兮的少年站在他跟前,扬着脸对岳清源喝道,“你愣着做什么?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秋家那些畜生指不定要追上来了!”

    他发现自己的视角低了许多,而眼前的人比他还矮了一个头。还来不及看清那人的脸,岳清源就被他抓起了手,接着眼前一晃便被拉进了一旁的巷子中。

    少年咂了咂舌,偷偷探头看了一眼,转头便把岳清源推进了巷子的更深处。就在这时,岳清源听到巷外一阵脚步声,几个男人喘着粗气哑着嗓子道:“可恶,不过是两个小鬼,怎么一下子就没影儿了?”

    “够了,别再抱怨了!小心人找不着,把自己的命给丢了。”有人小声呵斥道。

    少年朝岳清源努努嘴,蹑手蹑脚地躲在一个破木箱旁。岳清源眨了眨眼,跟着在他身旁蹲了下来。

    待巷外的脚步声远去后,他才试探着问道:“……小九?”

    少年一愣,表情古怪地看了他两眼,嘲笑道:“怎么了,被吓着了?还记得这是几不?”说着他伸出两根手指,眼里闪烁着光芒。

    那是存在于岳清源记忆深处的景象。

    “呵。”他不由得轻笑一声,伸手敲了敲沈九的脑袋,“别闹。”

    “别敲我!”沈九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揉揉脑门,仿佛岳清源真的敲疼了他一样,嘴里嘟囔着七哥怎么越发拿他当小孩子看待了。他屏着呼吸跑到巷口,回头看岳清源还站在原地不知发什么愣,不耐烦地催促道:“过来过来,那群王八蛋走了。”

    沈九曾是这条街上的小霸王,对这儿的“藏身之地”了如指掌。他领着岳清源在这家墙后藏着,又在那堆草垛躲着,虽是狼狈,但也渐渐远离了秋府。

    岳清源跟在他身后东躲西藏,脑中却是将零碎的信息一点点拼凑起来。

    他记得他在寝室中打坐,一睁眼便到了此处——似乎还是沈九被秋府买走之后,而且看样子,他没有拜入苍穹山派,而是直接将沈九救了出来。

    这很好。他想。

    他没有去那座仙山,对着掌门下跪求对方收下自己,没有急于求成而走火入魔,没有在灵犀洞中发狂甚至自残,没有呆呆地站在破败的秋府门前摔下自己手中的玄肃剑……

    他甚至有一瞬间希望这是现实,即使这只是一场梦。

    “小九。”

    他轻声唤道。

    他们两人正藏在林中的一棵大树后。整日的奔波后沈九已是疲惫不堪,靠着树干喘着气。他瞥了岳七一眼:“怎么了?”

    岳清源对上他的双眼。沈九现在依旧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但那双眼睛却格外地明亮,尚未染上一丝的阴霾。岳清源想起了他的师弟,曾经沈清秋的眼中充满了刻薄与妒意,如今他的双眸虽是恢复了以往的清澈,却忘却了过去,独留他一个人守着化不开的心结,留着一句空言不知向谁去传达。

    “七哥……?”沈九似乎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小心地注视着他。

    “小九。”他再一次唤着他,“对不起。”

    [这名字我听了就气闷,早已忘了。请掌门师兄也忘掉吧。]

    [那是不是我这样叫你,你肯答应时,就不气闷了?]

    沈九突然抓住了他的肩膀,将他的身子扭了过去,气道:“七哥,你在愧疚什么?我不是说过吗,我这一生一次的义气都给你了,我虽是气你冲动,但我从来不会后悔。而且,你不是来救我了吗?”

    说着他突然笑了起来,揶揄道:“来救人却被人带着跑,看来话本上英雄救美的故事是轮不到你了。”

    岳清源跟着他笑了笑:“是啊,英雄救美这回事,我做不来。”

    没有用的。

    他清楚地明白,就算在梦中救出了沈九,对着过去的沈九道出自己早已无法讲述的话语,也只是一场梦。

    他依旧什么都做不到,他依旧是那个站在秋府前,望着蒙上灰尘的倒塌的房屋,只能呆站在原地的岳清源。

    他不是岳七。

    这一场梦似乎很长。

    岳清源醒来后,转头看向窗外,太阳的位置与先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那是一轮明晃晃的太阳。


    -END-

强行首尾呼应。

不好吃的粮,抱歉。

评论(6)
热度(59)
©一二三四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