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

小学开学了,长期失踪

脑洞

rtrt君对rt桑的称呼是香坂さん,因为叫本名很别扭,叫rtrt又很奇怪。

关于奶酪蛋糕的短途旅行(?)

レトさん生日快乐!好期待level4的repo——

大概是童话风的小段子……?写得很垃圾(泣)

OOC有

↓↓↓

这是圣诞节的次日。昨天夜里的钟声和热闹的人流声和地上厚厚的雪花一起渐渐褪去。

レトカニ戴上了红领结,那是它最喜欢的圣诞礼物,是爷爷奶奶昨天偷偷送给它的。它趴在窗台上,边晃着自己黑白的小钳子边向外看去。

正对着窗户的是一棵高大的常青树,上面装饰着彩灯和圆球,送给小朋友们的礼物已经被分完了。圣诞节过去了,它已经不那么漂亮了。

レトカニ用小钳子整理了一下红领结。玻璃被妈妈擦得很干净,像镜子一样。它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赞许地点点头。

レトカニ在等妈妈。今天是它的生日,妈妈说要带...

一个梦

背景是一个魔法小镇,一般来说学生从学校毕业后就会自动转职成某个魔法职业,但kiyo毕业多年依旧无职。虽然是个无职但是能力很强,偏全能。

某天kiyo回家路上捡到了受了重伤戴着面具的reto。reto是大魔导师(最强的魔法师),但是他告诉kiyo自己会一点魔法,还给kiyo看了自己镶着螃蟹的小法杖。kiyo问他为什么会受重伤,reto很含糊地说出任务的时候不小心。

牛是召唤师,有两只召唤兽(大猩猩和浑身是刺的九尾巨兽),平时会带着自己的宠物出门。gacchi是小镇镇长,归隐山林的老人家的感觉,梦里没啥出场,主要担任kiyo的心灵教师(?)

reto在kiyo家修养的这段时间认识了牛和gacchi...

【KR】雨上がり

1.北大生k x 律师r(梗源自level2的kr自制小游戏,仅借用职业设定)

2.OOC,与真实人物无关

3.涉及法律问题全都是中国法,我不懂日本法(中国法也没学多好)

4.有很多漏洞,文笔也很垃圾

5.(一不小心写太多该怎么办)

↓↓↓


1.

レトルト陷入了矛盾的状态。

首先是他关注了好久的游戏新作终于决定发售日期了,就在两个月后,他还特意去了一趟自家附近的贩售点,精美的海报已经张贴在了店门口,等待着无数个像他一样的死忠粉送上钱包。

其次是,这个月的案子实在是,太·少·了。少得可怜。

距离他加入香坂律师事务所已经过去一年了,他从跟在前...

[キミガシネ/敬纱良]尘沙之下 01

Attention

1.架空设定,敬二先生是纱良酱的邻居,纱良和丈是小学同学。

2.年龄差为私设,按大概7-8岁的感觉来写的。

3.部分设定与原作不符。

4.OOC,小学生文笔。

(标题是乱取的) 


OK?↓ 
 

01. 

泡泡。

在黄昏的粉霞下满溢着彩虹的透明泡泡,乘着稍凉的风轻盈地落在了她的鼻尖,她似乎听到了微小的碎裂声。

——啪嚓,啪嚓,啪嚓。

伴着消逝而来的是一串记忆深处的笑声。泡泡的碎片在她的鼻尖、耳廓、眉梢化作了水汽,将那些被尘土掩埋却顽固地占据一角的时光洗净。

千堂院纱良轻吸一口气,屏住气息朝着来处看去。

“哦...

关于3DS游戏里的黛部分(11.2更新)



我村通网今天才看到这部分剧情,有早就知道的朋友请用温暖的目光关怀我,谢谢🙏本来只是自己做着存档用居然有人看,索性把其他截图也放上来。


国内网上能找到关于黛的录像并不多,b站上也只有根黛火黑吃饭和赤黛夹娃娃两个event(可能我没仔细看?)指路:UP主画框先生(两个赤司线视频各有一个event,黄濑线中有赤司向黄濑推荐轻小说的情节)


去油管搜了一下实况,这位实况主走的是紫原线。(不太记得id了,油管搜“黒バス 黛 ”就会出现,我梯子坏了没有看完)


(日语不好,台词翻译都是我编的)...



【奇杰】春天、意外与审判

读前须知

1.检察官x律师

2.没有很好吃,文笔生硬内容枯燥乏味,单纯喜欢这个设定自给自足

3.庭审制度参照逆转裁判的序审制度……知识储备薄弱,具体逻辑经不起推敲

4.OOC属于我

5.说实话标题其实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如果可以的话↓


“富力士律师是今天出庭吧。没记错的话,负责检察官又是奇犽·揍敌客?”

地方法院的地下图书室,长桌被一叠叠的卷宗覆盖,只留下为数不多的空位。刚刚开口的女性,随意地翻了翻手头的卷宗,向对面因整理报告而面容略微扭曲的另一位女性轻声问。

沉浸在报告中的女性仿佛因此得救一样,长舒了一口气,将注意力从电脑屏幕转移到自己的好友上...

【胜出】僕と俺の夏休み

标题:我与“我"的暑假(因为人称问题所以用了日文当标题)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可能有OOC

架空设定,山神卡x小学生久

总之祝各位89胜出日快乐,这下终于可以心安理得地白嫖了(x

↓↓↓

       “叮……”

       风铃在微弱的风中终于发出了几声脆响。

       在夏天热烈的攻势下,屋外的蝉鸣愈发嘈杂。出久趴在风扇前,跟着转动的风扇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自欺欺人

瞎写


“你为什么自杀?”在自杀者死后的世界,我向这个新来的少年提出了疑问。
不过,我是知道答案的。我能看到其他人死亡时的想法。此时,他头顶上的那串文字正在跳动着,强调着自己的存在感。
他会怎样回答呢?
我有些期待地看着他——这举动似乎有些失礼——这一次的新人,是会如实说出自己的想法,还是愤怒地破口大骂“多管闲事”呢?
他看着我,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是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于是我耐心地解释道:“我在这里很久了……只是想多了解一些你们的事。”这可是大实话。
看见他眉头舒展开来,我微笑着看向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也没什么。”他勾起嘴角,露出年轻人特有的异常的自信和傲气,“我只是不想为了别人死而已,所以就自己...

所谓团结

瞎写向


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拦住了我,身后还有一个人扛着摄像机。

“同学,耽误你一点时间,问你几个问题好吗?”女人问。

电视台记者吗?我瞥了一眼她胸前的工作证,反正时间还早,我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女人笑了,抬起手拨了拨自己的长发:“看样子你才刚上高中,对新班级有什么想法吗?”

怎么看出来我是新生的……真是厉害,以后要对媒体人改观了。我耸了耸肩:“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感觉相处得挺融洽的。”

女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可以看出她对我的答案一点也不满意。

我也只是如实回答而已。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等下班上要排练合唱。”

当然,这是骗人的,离集合的时间还早着,只是周围人好奇的目光...

©一二三四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