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

小学开学了,长期失踪

【胜出】僕と俺の夏休み

标题:我与“我"的暑假(因为人称问题所以用了日文当标题)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可能有OOC

架空设定,山神卡x小学生久

总之祝各位89胜出日快乐,这下终于可以心安理得地白嫖了(x

↓↓↓

       “叮……”

       风铃在微弱的风中终于发出了几声脆响。

       在夏天热烈的攻势下,屋外的蝉鸣愈发嘈杂。出久趴在风扇前,跟着转动的风扇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绿谷引子坐在矮茶几旁,拿着团扇给出久扇扇风,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最近真的越来越热了。”她看着嗡嗡作响的小风扇和闭着眼睛擦汗的出久,想了想,问:“出久,要跟妈妈去超市吗?”

       “超市!”出久眼睛一亮,从榻榻米上蹦起来,高高举起自己手里的欧尔迈特玩具,“那我可以买欧尔迈特的冰棍吗?最近有送欧尔迈特的贴纸!”

       “嗯,当然可以。”绿谷引子摸了摸出久软软的头发。

        出久快速地换上鞋子,戴上小草帽,谨慎地把日记本和蜡笔放进小挎包里,兴奋地拉着妈妈的手出了门。

  

       绿谷出久,今年七岁。这个暑假,他跟着妈妈来到老家,将在这里度过他的夏天。

       新建的柏油路在阳光下升起了具现化的热气,模糊了道旁的树木和老屋。镇上的超市离出久家不远,但在炎热的天气下,即使是这样的距离也让他热出了一身汗。

       “妈妈,超市里有空调吗?”出久擦着汗,拉了拉绿谷引子的袖子。

       绿谷引子也有些难以忍受这样的热度,但仍然微笑着向出久点点头:“当然有。超市就在前面,出久马上就能看到最喜欢的欧尔迈特了。”

       对偶像的憧憬立刻战胜了盛夏的炎热。出久打起精神,牵着妈妈的手来回晃动:“欧~尔迈特!欧~尔迈特!”

       绿谷引子笑着:“出久真的很喜欢欧尔迈特啊。”

       “嗯!最喜欢了!”

  

       出久把零钱递给收银员,小心翼翼地把赠送的贴纸夹进日记本里。超市的冷气把外面的燥热全都吹走了,他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出久。”绿谷引子揉了揉他的头发,牵起他的手,把刚买的电动小风扇递给他,“回家吧。”

       “嗯!”出久欣喜地看着妈妈。

       出久专注地舔着冰棒,小挎包随着他的动作晃动着,里面装着妈妈送他的小风扇。

       道旁是高高的树,绿叶在阳光下闪烁着翠色的光。小镇里刚放学的学生骑着自行车从他们两人身边经过,带过一阵凉风,车铃声惊起了电线杆上憩息的白鸟。出久好奇地看着周围的屋子,趴在地上的狗吐着舌头恹恹地看了他一眼。

       小镇上的孩子们聚在一边讨论得热火朝天。出久看了看他们手里的卡片和贴纸,忍不住叫出声来:“啊,是欧尔迈特。你们也喜欢欧尔迈特吗?”

       孩子们似乎玩得投入,没有一个人转过来看他。不过出久的声音倒是引起了旁边屋子里老人的注意。老婆婆上下打量着他们,恍然大悟:“哎呀,是绿谷家的……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呀。要不要进来坐坐?”

       “一直没来拜访您真是不好意思。”绿谷引子抱歉地笑着,拉着出久的手让他跟老婆婆打个招呼。

       出久乖巧地摘下小草帽鞠躬:“奶奶好。”

       “真乖。”老婆婆眯起眼睛和蔼地笑着。

       那群玩着卡片的孩子突然嬉笑着朝远处跑走了,出久有些遗憾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他来这里没多久,还没跟同龄的孩子一起玩过呢。

       老婆婆若有所思地看着出久,对绿谷引子说:“引子啊,你进来跟我聊聊吧,我们都一年没见了。让出久跟孩子们去玩吧。”

       “这……”绿谷引子担忧地蹲下身问,“出久,想跟他们玩吗?”

       出久用力地点点头。

       “放心吧,那些孩子们我熟,他们经常在公园那里玩的。”老婆婆问,“出久认得回家的路吗?”

       出久想了想,点点头:“应该认得。”

       绿谷引子还是有些不放心:“那出久只能在公园玩,不能跟他们跑太远哦?不然妈妈就找不到你了。”她想了想,继续叮嘱着:“如果实在找不到回家的路,就把脖子上的小袋子给可靠的大人看。”

       “好。”出久拍了拍胸脯,戴上小草帽向妈妈和老婆婆挥挥手,跟着孩子们的身影跑远了。

       老婆婆笑了:“引子你也太不放心了。”

       绿谷引子站起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毕竟这孩子还小。”

  

       年幼的出久因为即将交到朋友而欣喜地追了上去,却被孩子们挡在了通向公园的楼梯前。这些孩子们早已结成了固定的团体,警惕地打量着这个刚来镇子不久的陌生人。

       “暗号。”

       “诶?”出久惊讶地看着他们。

       “不说出暗号就不让你过去。”

       出久慌张地捏着衣角:“暗号?可是,我不知道暗号……”

       “嘟嘟——错了!你一定是大人派来的间谍吧,才不让你过去!略略略。”一个孩子冲着出久做了一个鬼脸。

       陌生的孩子们逆着光站在台阶上,蹦蹦跳跳地挡住了出久眼前的路。他们嬉笑打闹着,仿佛完全没有受到夏天热气的影响。

       出久吸了吸鼻子,努力瞪大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他想回去找绿谷引子,可是嘈杂的蝉鸣和热气中模糊的街景让他一下子想不起回去的路了。他转过身,背对着那些孩子擦了擦眼睛,手上和额头上的汗水不小心进了眼睛里,火辣辣的疼。

       有一个孩子看不下去了:“你是迷路了吗?”

       出久吸着鼻子点点头。

       孩子指了指出久左边的道路:“我们不怎么清楚镇里的地名。那边过去有一间神社,应该会有大人在那边的。”

       出久连忙擦了擦眼泪,慌慌张张地道谢后朝着那个孩子指着的方向跑了过去。

  

       神社周围环绕着高大的树木,树叶在微风里窸窣作响。鸟居后面是长长的石阶。出久有点害怕地看着黑漆漆的树林。

       要是树林里突然跳出敌人……敌人?出久从小挎包里拿出欧尔迈特贴纸,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学着动画里金发英雄的口吻大声说:“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小小的英雄把贴纸举在胸前跑上了长阶。

       要在这种高度的石阶上奔跑,对孩子来说有些困难。即使有着心中偶像的支持,出久依旧在跑了十几步后摔倒了,膝盖狠狠地被粗糙的石阶磨出了血色的伤痕,额头磕到了石阶的边缘,隐隐作痛。

       出久紧抿着嘴唇。他拿起手绢学着妈妈的样子,想把伤口表面的碎沙石拂去,却在接触到伤口表面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呜哇——”

       妈妈说男子汉不能哭!他突然想了起来,于是用手绢擦干眼泪和鼻涕,坐在石阶上想着要怎么回去。

       这里这么安静,真的会有大人在吗?出久犹豫地看着还很遥远的石阶尽头。他新年的时候曾经和妈妈在城里的神社里参拜过,那个时候人们把神社挤得水泄不通,他差点在那时候走丢。可是现在不是新年,也不是城里的神社……

       算了,总要去看看的,说不定真的有人在。出久慢慢地站起身,他伸手轻触了一下自己的膝盖,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就在他忍着痛打算继续向上走时,眼前的景色扭曲了起来。出久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前突然升起了一团烟雾。

       “难、难道是敌人?”出久下意识向后退,但他想起来这里是在台阶上,于是盯着那团烟雾挪着步子,向右边稍微躲开了一些。他已经被吓得不敢移动视线了,就怕一转头,烟雾里就蹦出一个敌人把他抓走。

       无形的烟雾逐渐凝聚成一个模糊的人影。出久已经吓得发不出声音了,他两腿颤抖,一点点地往旁边退。

       烟雾中的人影逐渐清晰起来,出久忍住恐惧定睛一看,是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金发孩子,穿着奇怪的狩衣,手里拿着跟树枝,正恶狠狠地盯着他。出久被他凶恶的眼神吓得一哆嗦。

       金发孩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东西,有些意外地看了眼出久:“这是……欧尔迈特限定版的贴纸?这边的超市也有卖吗?”

       “我的贴纸!”出久这才发现,因为刚刚摔了一跤,自己手里的贴纸已经不见了。

       “哈?这是你的啊。”金发孩子看着他,“那你来这里又是要做什么?刚刚哭得那么大声吵死人了。”他跳下一级台阶走向出久,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这个慌乱的不速之客。

       “噫——”出久慌张地发出奇怪的叫声,向后退了几步试图拉开距离,但金发孩子也紧跟着他向前。金发孩子的身体不断前倾地迫近,出久慌乱地摆摆手,最后小声说:“我……我迷路了!”

       “嘁。”金发孩子直起身子把贴纸扔给出久,在台阶上坐了下来摆弄着手里的树枝,“我没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出久手忙脚乱地接住贴纸,他已经被吓得彻底动不了了。看到金发孩子坐着,他也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跟金发孩子拉开了一点距离。“我叫绿谷出久。你呢?”出久把贴纸重新夹进日记本里收好。

       金发孩子似乎有些疑惑:“绿谷……没印象,你们不是这镇上的人吧?我叫胜己。”

       “小胜!”

       胜己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嘁,小鬼不要乱叫。”

       明明你跟我差不多大。出久看出对方没有恶意后也放下心来,有些不安地绞着手指:“我是和妈妈来过暑假的。我在路上遇到喜欢欧尔迈特的人,我就追过去了,结果他们不跟我玩,我又不认识路,所以就……”

       “停!”胜己似乎没有耐心听下去了,他问,“所以你是来这边问路的?”

       出久点点头。

       胜己看着他,突然伸手拉开了出久的衣领。

       一股风钻进了衣服里,出久哆嗦了一下问:“怎、怎么了?”

       “果然有。”胜己想着,把出久挂在脖子上的小袋子揪了出来,“家长经常会让小孩带着这种东西。”

       出久看他要打开这个袋子,连忙解释道:“妈妈说只能让可靠的大人看!”

       胜己瞪了他一眼:“老子就是可靠的大人!”说着就打开袋子,把里面的小纸条拿了出来。

       “绿谷出久,地址是……”胜己看着纸条喃喃自语。

       不知道为什么,出久觉得待在陌生的孩子身边特别的安心。明明他们年纪看起来差不多大,也从未见过面。

       胜己把纸条揉成一团放回袋子里,看了出久一眼,转过身微微蹲了下来。

       “诶?”出久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胜己烦躁地朝他吼道:“快上来啊,你想让我蹲多久啊!”

       “可,可是!”让初次见面的人做这种事……

       “你这小鬼不是刚刚摔倒了吗?快点上来,本大爷才不想让人笑话。”胜己瞪着他,出久打了个寒颤,连忙照着胜己说的趴在了他的背上。

       虽然他不是很懂为什么胜己不背他就会被笑话。

       胜己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趴稳了啊。”

       没等出久反应过来,眼前的鸟居和苍绿的树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老屋和道旁的大树,树枝上的白鸟被突然出现两人吓得飞向了橙色的天空。

       出久这才注意到已经傍晚了。

       胜己慢慢把他放了下来:“是这吧?”

       出久震惊地看着周围,听到胜己的话,兴奋地点点头,拉着胜己的手抛出了一个个问题:“是。小胜是怎么做到的?好厉害!明明刚刚还在神社的,突然‘咻——’地一下就过来了!这是小胜的个性吗?”

       “个性?那不是动画片里的东西吗?”胜己小声嘀咕。

       “诶?什么?”出久还沉浸在瞬移的惊喜中,脸上灿烂的笑容让胜己把刚刚那句话又咽了回去。

       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和熟悉的声音。绿谷引子看着家门口的出久,惊讶地停下脚步:“出久,你回来了?妈妈还想着把婆婆送回家就去公园接你。”

       老婆婆笑了笑:“我就说,出久长大了,肯定能自己回家的。”

       出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根本没去公园,也没找到回家的路。

       “膝盖怎么受伤了?不小心摔的吗?”绿谷引子蹲下身心疼地看着他的伤口。

       出久刚想点头,一旁的胜己突然开口:“对不起,都是我害他摔倒的。”

       “哎呀,对不起,光顾着跟出久说话了。”绿谷引子连忙看向他,“你是出久的朋友吗?叫什么名字?” 

       “啊?不……”

       “小胜是我朋友!”出久下意识大声回答了。看着有些错愕的胜己,他又低下头,拉着草帽的帽檐试图把自己的脸遮起来。

       胜己点点头:“嗯,我叫胜己,是他朋友。”

       绿谷引子看着这一幕,只当是小孩子害羞,笑了笑:“没事的,小孩子一起玩难免有些磕磕碰碰,下次小心一点就好了。”

       “是……”胜己对着这个和蔼的女人点了点头。

       老婆婆笑着说:“那,我家就在前面,我直接回去了。谢谢你,引子。”   

       绿谷引子担忧地看着她:“我送您回去吧。”

       老婆婆拍了拍她,背着手独自一人迎着夕阳离开了。

       三人看着老婆婆进了屋子,这才放心地继续开始交谈。

       “时候也不早了,你要不要干脆在我们家里吃饭?”绿谷引子问。

       胜己摇了摇头:“谢谢您。”

       “今天谢谢你陪出久玩,胜己君。”绿谷引子欣慰地看着一边正因为交到朋友而眼睛发亮的出久,“他来这里不久,我还以为他会交不到朋友。”

       胜己想起了刚看到出久时,那个小鬼眼泪鼻涕糊在一起在石阶上狂奔的样子,意识到他可能是被镇上的孩子排挤了。

       “小胜,”出久拉了拉他的衣角,“明天还能一起玩吗?”

       胜己沉默地看着他,最后在出久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受不了你这个小鬼。”

       “耶!太好了!”出久开心地原地蹦了几圈,从小挎包里拿出欧尔迈特贴纸递给胜己。

       “干嘛?”

       “成为朋友的礼物。”出久显然有些不舍地多看了几眼贴纸,然后把贴纸塞到了胜己的手里。

       “嘁,这种小鬼才看的东西……”胜己看了眼贴纸,小心翼翼地把贴纸放进了袖子里。

       出久歪着脑袋问:“小胜,我从刚刚就想问了。”

       “啊?”

       出久指了指胜己身上厚重的狩衣问:“你夏天这么穿不热吗?”

       胜己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谁会因为这么点温度就热得半死啊!我要走了!”

       他转身正要离开时,背后传来了那个烦人小鬼的声音:“小胜,明天还要一起玩!我会去神社找你的!”

       胜己挥了挥手。

       在绿谷看不到的拐角处,金发的孩子消失在了原地,穿着休闲的金发青年看着手里的贴纸,咂了咂舌,把贴纸放进了口袋里。

      


不保证后续

写这篇是因为一个手游《あの夏の日から脱出》,很喜欢那种悠闲的气氛所以写了。


评论(4)
热度(31)
©一二三四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