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

小学开学了,长期失踪

所谓团结

瞎写向


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拦住了我,身后还有一个人扛着摄像机。

“同学,耽误你一点时间,问你几个问题好吗?”女人问。

电视台记者吗?我瞥了一眼她胸前的工作证,反正时间还早,我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女人笑了,抬起手拨了拨自己的长发:“看样子你才刚上高中,对新班级有什么想法吗?”

怎么看出来我是新生的……真是厉害,以后要对媒体人改观了。我耸了耸肩:“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感觉相处得挺融洽的。”

女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可以看出她对我的答案一点也不满意。

我也只是如实回答而已。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等下班上要排练合唱。”

当然,这是骗人的,离集合的时间还早着,只是周围人好奇的目光让我有些不高兴罢了。

女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像是抓到了什么猎物一般:“这么早来学校排练,你们很重视这次市里的合唱比赛啊,看来还是相当有团体荣誉感。”

抱歉,收回前言,现在的媒体人都这么难缠的吗?

团体?

我沉下脸:“应该吧。”我丝毫不打算给她面子,转身就绕过了她。

 

——所谓团结——

 

团结是什么?

“团结……可以掰断一束木棍?”面对她的问题,同学有些摸不着头脑,索性开了个玩笑。

她皱眉,很快又调整好表情,笑着去拍他的肩膀:“傻逼吧你。”

我想要的根本不是这种答案。莫名的烦躁感在她心里乱窜,像是一条虫子,怎样也找不到来处和缘由。

即使和这些人拿了奖,也能称为团结吗?

她看着周围人严肃唱着歌的样子,心里微妙地有点失落。

她想不起自己初中所在的班级是什么样的了。虽然不记得具体的事,但在她印象中,那是让她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团结”的集体,可以说,那个班级就是“团结”最好的代名词。每一个人都在集体中尽自己的一份力,为达到共同的目标而相互扶持。那样的“团结”甚至能让她愉快得飘飘然。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对。

即使所有人齐心协力地在学习和文艺活动上拿到好成绩,对着墙壁上的奖状自豪而激动地微笑,她也感受不到一丝的兴奋。

这样的根本不是她所追求团结。虽然同百科词典上的解释无异,但和她印象中的完全不同。

“今天,我校有一名同学被班上的同学堵在卫生间里进行殴打。”班主任一脸沉痛,“在这里还是希望大家不要搞一些破坏班级感情的小团体……当然,我相信大家都是非常团结的,这些奖状就是我们集体努力获得的。”像是为了不让这类校园暴力的事情影响同学们上课的心情,老师略有些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他的目的达到了,虽然几个女生还是在意受害者是谁,但也只是笑声地交头接耳。

她有些不安。

“校园暴力”给了她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找到了那条虫子一样。然而她却没有把握自己会不会在找到虫子之后毫不犹豫地捏死它。

“听说是A班的,好像叫OOO。”

“真是糟糕,咱们学校也会有这种事发生啊。”

“校长又要找心灵鸡汤来思想教育咯。”

“小心被查水表。”

啊,那个人……

她想起来了。

似乎初中的时候有个女生在她面前哭喊尖叫着。

那个时候好像……

“听说A班欺负OOO的人是他们初中同班的人。他们当初就一直在孤立她了,上高中以后变本加厉,带动全班欺负她。”

“天哪。”

“A班大部分都是W校的吧?”

“你不是W校的吗?有没有听说过这事?”女生们看向她。

她眨了眨眼,歪头疑惑:“我没听说过。”

听着女生们的谈话,她的内心涌上一股满足感。

 

团结是什么?

在你抄了作业之后,会不会为别人帮你隐瞒而庆幸自己拥有一群好同学?

在你逃课之后,会不会感谢同学帮你逃过老师的责骂?

团结就是这样的东西,在大家一起做坏事相互包庇的时候,才会达到最大程度的体现,让所有人都沉浸在一起做恶的刺激感中永不分离。

这才是她心里的团结。

她记起有人往OOO水杯里倒化学试剂时全班人看热闹的表情。

她记起班主任责难时,班长带头帮他们蒙混过关的事。

她记起OOO被人狠狠往地上摔时脸上的痛苦和自己的愉悦。

所谓团结。

就是这样的东西。


评论
©一二三四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