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

小学开学了,长期失踪

【奇杰】春天、意外与审判

读前须知

1.检察官x律师

2.没有很好吃,文笔生硬内容枯燥乏味,单纯喜欢这个设定自给自足

3.庭审制度参照逆转裁判的序审制度……知识储备薄弱,具体逻辑经不起推敲

4.OOC属于我

5.说实话标题其实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如果可以的话↓




“富力士律师是今天出庭吧。没记错的话,负责检察官又是奇犽·揍敌客?”

地方法院的地下图书室,长桌被一叠叠的卷宗覆盖,只留下为数不多的空位。刚刚开口的女性,随意地翻了翻手头的卷宗,向对面因整理报告而面容略微扭曲的另一位女性轻声问。

沉浸在报告中的女性仿佛因此得救一样,长舒了一口气,将注意力从电脑屏幕转移到自己的好友上。“是的,又是他们两个。算一算也是他们第五次合作了。”

“合作。”先开口的女性听到这个词后忍俊不禁,“这个词用在律师和检察官上,可真是微妙。但毕竟是那两个人。”

“搞不清楚这两个人的法庭上,到底谁是检控方、谁才是辩护方。”

“不可思议的是,这种情况在富力士律师第一次出庭时就存在了,居然能保留到现在。”感叹后,她将卷宗又翻过几页。

谈话声渐渐淹没在书页翻过的声音中。图书室窗口的帘子在风里轻舞,裹着樱花花瓣和春天的气息。

 

1.

那是杰·富力士的第一次出庭,他代替他的老师,为一位被指控杀害恋人的少女进行辩护。而他的对面,是一位相当年轻的检察官,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那位检察官有着一头银发,在入庭后看了他一眼,打了声招呼便兴趣缺缺地翻着桌上的资料。

那场为期两天的审判,成为了他们结识的契机。

 

【4月10日 审判第2日 上午9:45 地方法院 第四法庭】

“这起事件跟我完全没有关系。”站在证人席上的男人十指交扣,抬眼向辩护席上那个年轻律师瞥了一眼,见对方双手撑在桌上注视着自己,又惴惴不安地收回视线,交叠的大拇指不停地相互摩挲,“我和被害人只有一面之缘,是由我们的共同好友介绍的。当晚聚餐结束后我就直接回家了。至于被告,我根本没见过她,也没跟她说过话。那天晚上她很早就来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审判长看向律师:“辩护方开始询问。”

“好的。”在进行询问前,小杰发现对面那个银发检察官向他看了过来,蓝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熠熠发光。小杰对他露出微笑,从文件堆中找到自己需要的证物出示。

他朗声道:“请看一下关于这条手帕的检验结果。上面沾着被害人的血迹,验出了被告、被害人和证人的指纹。证人刚才说自己和事件毫无关系,那么这上面为什么会有你的指纹?”

证人似乎松了一口气,语气逐渐平缓:“那是我那天晚上不小心打翻了红酒,又没带手帕,被害人借给我用的。但后来我找到了纸巾,还没用就还给他了!沾到指纹也很自然吧!反而是手帕上有那个女人的指纹才奇怪吧?”句尾还带着丝不安的颤音,暴露了他的平静都只是假象。

乍一听是没什么问题。小杰将关于手帕的检验结果扫了一遍,又看向桌上的其他证物。

既然手帕的检验结果上找不出其他关键点,那就要从别的方面着手。小杰看了眼证人台上那双交叠的手,大拇指依旧不安地摩挲着。那个证人不大对劲,他现在的方向是对的。那么关于这条手帕应该从哪个方向切入?

手帕被发现时的状态、手帕的所有人……茶棕色的眼珠一转,看向那位正发着抖的少女。

对面的奇犽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杰,屈起手指轻轻叩了两下桌面。他看向证人,锐利的目光刀子般向后者射去:“我反对!证人,你刚刚的话有问题。”

“……啊?”证人一愣。

小杰一顿,眨了眨眼睛,随着奇犽的话进行发言:“这条手帕的关键在于,它的所有人并不是被害人,而是被告,这上面还有被告亲手缝制的图案,在几天前被告将它送给了被害人。而手帕被发现时,包裹着一件它本不应该接触到的证物。”

“衣服的吊牌。这是一件昂贵的限量版女式大衣,事发当晚被人披在了沙发上。”小杰将另一个透明塑封袋出示,“我去附近的商场核对了,这件大衣上市不久,在案发当天由被害人买下。刚才辩护方出示的手帕,正是包裹着衣服的吊牌,在大衣的口袋中被发现的。”

“那、那又怎样!”证人有些结巴,小杰看到他右手的拇指指甲狠狠地抠着左手拇指关节,“既然是女式大衣,那就是被告的啊。对、对,她那天晚上就是穿着那件衣服来的。”

小杰双手拍了一下桌子,声音响亮:“我反对!既然是被告的衣服,被告为什么不把吊牌扔掉,而是要留在口袋里?”

“我们这里调出了当晚被害人家门口的监控录像。”奇犽从文件中抽出一张来,向审判长示意,“请看第十页的监控录像截图,被告当晚根本不是穿着那件大衣来的。还有一点,我觉得证人似乎没听清楚刚才的发言。”

他略带嘲弄地看着证人:“刚才辩方律师说了,买下这件大衣的是被害人,很显然,这件衣服是被害人要送给被告的礼物。吊牌还留在大衣口袋里,说明被害人剪下了吊牌,还没来得及把大衣送出去,只是随手把吊牌塞进了口袋里。”

证人瞪着眼睛伸手指着那位一脸嘲讽的检察官:“你不是检察官吗?”

奇犽摊手,向证人撇撇嘴,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是礼物啊。小杰恍然大悟,他并没有调取监控录像的权限,这个证据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之前只是隐隐有些猜想,现在有了证物,那就说得通了。为什么作为礼物送出去的手帕会回到原主的口袋里;为什么手帕又包裹着本不应该存在的衣服吊牌,仿佛所有者根本不知道吊牌的存在。

“凶手不知道大衣是被害人送给被告的礼物,误以为沙发上的女式大衣是被告带来的,用被害人的手帕擦掉凶器上的血迹后,将它塞进了大衣的口袋里,想要嫁祸给被告。”小杰根据刚才的证据组织着语言,脑中的证据逐渐串联在一起,“这是只有不知道手帕和大衣的原主的人才会产生的误解。如果我是犯人,我才不会用曾经属于自己的手帕来擦掉血迹。”

旁听席哗然。

“怎么回事啊?到底谁是律师啊?”“那个检察官在干嘛?他不是主张被告有罪吗?”“律师刚刚讲得挺有道理的,虽然我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审判长敲下法槌:“肃静!肃静!辩护方,你的主张是?”

小杰看向逐渐平静的被告,悄悄安心了些,扬起笑容:“我主张这位证人为本案的真凶!”

旁听席又是一片喧哗。

小杰看向检控方,冰蓝色的眼睛正注视着他。奇犽向他做了个口型——

“干得漂亮。”

 

整场审判结束得比小杰预想的要早不少。事实上,由于刑警封锁消息过于迅速,事前调查时他直到很晚才被放进现场,匆匆调查了一番就被赶了出来。证物的调查结果还是由恰好担任本案法医的雷欧力帮自己打听出来的。

虽说在开庭前就隐约觉得这位证人不太对劲,但能够这么快抓住他,那位检察官功不可没。突然提出的新证据和突如其来的质问,让本来就精神状况不佳的证人慌了阵脚。

奇犽·揍敌客……开庭前雷欧力曾多次向他提起过这位检察官,据说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和杀手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是个危险人物云云。他当时忙着消化雷欧力送来的情报,并没有把这些内容记在心上。

现在看来似乎也没什么必要。人言可畏,他向来不会根据这些去判断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他想起自己指控证人时,奇犽眼里抑制不住的笑意和那句话。

不知道能不能交个朋友呢。

他的行动力一向很强,运气也不错,当天中午就在法院的食堂遇到了奇犽,后者正皱着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戳着眼前的米饭。

看起来好像不太合胃口。小杰嚼着米饭,望着天花板,上面挂着的吊扇积了点灰(毕竟现在也不是开电扇的季节),倒是和家里的吊扇有点相似。说起来,他也快一年没回家了,米特阿姨上礼拜还要求他写信回去。

作为刚出道的新人律师,他还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偶尔还要在外面打工。为了省点花销,他以前常常会和老师到法院的食堂蹭饭。那个时候法院的饭菜还是不错的,现在有些大不如前的感觉。小杰并不挑食,只是此番对比下,难免产生了一种怀念的情感。

……好想回家啊,想吃米特阿姨做的蛋包饭。

在他陷入短暂的回忆时,对面已经坐下了一个人。奇犽端着被他万般嫌弃的饭菜拉开椅子,坐在小杰面前。

“啊,奇犽检察官。”小杰回过神来,对奇犽的出现略带惊讶,但还是先放下筷子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今天法庭上谢谢你的帮助。”

“没什么,我也觉得那家伙很可疑。”奇犽不冷不热地回应道,捏着吸管搅拌了一下纸杯里的饮料,冰块撞击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给人一种夏天的错觉,“你也挺不错的,顺势就把那家伙逼上绝路了。”

被理论上来说应当是对手的人夸奖,小杰立刻挥去方才心里的小情绪,他能听得出来奇犽的话语是真诚的。他笑了笑:“谢谢。”

这次奇犽没有回应他,咬着吸管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探究的目光在他脸上扫过。

“你几岁啊?”奇犽问。

小杰对这个跳脱的问题显得有些困惑:“快满24岁了。”

哧溜一声,奇犽手里的饮料见底了。奇犽晃了晃纸杯:“和我一样啊,那就不要说敬语了,听起来很奇怪。”

没等小杰回复,他又说:“还有,叫奇犽就好了。”

“那,奇犽。”小杰欣喜地笑着,原本就带着少年气的嗓音染上了绿意一样清爽,“我是杰·富力士,奇犽也叫我名字就行。”

看来他的运气确实不错。

 

2.

事实上,那次庭审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或者说,并不是奇犽第一次见到小杰。

在搜查阶段,他本想早点核对大衣吊牌,却被领导要求坐在办公室里核对上一个负责案件的证物资料。

“那个律师能不能改改乱扔证物的坏毛病。”他抱怨着自己的上一个对手,把乱七八糟的证物按顺序排列清楚。结案报告他上午就写完了,找个时间送到档案室就行。奇犽松了口气,揉了揉头发看着收拾整齐的桌面。

算了,姑且还是有点成就感的。

被他拜托核对吊牌信息的酷拉皮卡已经锁定了目标商场,商场离检察厅不远,可以直接走过去,避免下班高峰期。

春季的空气里夹带着花粉,路上的人行色匆匆,上班族戴着口罩大步流星。可能也是在花粉症的影响下,商场内没有多少人,气温比室外稍低,气氛莫名的有些压抑。

酷拉皮卡说的好像是,二楼的女装区域。奇犽略思索了一下,朝扶梯走去。走上扶梯时他随意地环顾了一下这个商场,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青年快步走进了商场,领子上别着的徽章在灯光下反射着微光。

律师徽章。这家伙是律师吗?奇犽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

年轻律师在他之后也站上了扶梯,手里拿着张地图念念有词。

“唔,这边问完之后还有南匹斯商场,剩下三个太远了,在浅间先生的日常活动范围外,应该和事件无关……”

浅间是被害者的名字。也就是说,这个律师是他下一场庭审的对手。话说回来,他还拿着地图,该不会是把这附近的商场都跑遍了吧?各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毅力都让人敬佩。

上了二楼,奇犽远远地就看到了几个警官等在一旁。女装柜台里的工作人员远远地朝这里看,窃窃私语。

奇犽没理会她们,问:“酷拉皮卡呢?”

“酷拉皮卡刑警在开搜查会议。奇犽检察官,就是那边的柜台。”警官向奇犽示意,在他视线的前方,一个大牌女装店的柜台后面,工作人员静静地坐着,似乎已经做好了被询问的准备。

奇犽倒是没直接过去,看了眼跟在他后面上了楼的律师,低声问:“那家伙是?”

警官一看,感叹了一句:“啊,这个人是被告的辩护律师,我上午在搜查现场还见过他。”

“有让他进去吗?”

“没有!”

有意思。就算是内部有人提供了线索,从那个律师在电梯上的自言自语来看,那些线索并不明确。仅凭一点蛛丝马迹就能查到这里来,看来他还挺有一套的。

“这样吧。”奇犽朝着警察勾了勾手指,指向那个正朝着工作人员出示律师徽章的青年,“你让他直接去调查那个柜台。通知一下负责案发现场的人,如果他等下去了现场就让他进去。”

警官一愣:“这样是不是……”

“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就说由我负责。”奇犽挥了挥手,转身走向那个等待已久的工作人员。

这场庭审,还挺让人期待的。

春天真是充满意外的季节。

-END-


起因:我做了一个梦

律师杰:能讲讲金的事情吗?

事务所前辈:嗯……金前辈啊,戴着蓝色的帽子,刺猬头,然后……不太爱刮胡子吧。

律师杰:我好像见过这样的人……

事务所前辈:在哪?!

律师杰:法院吧。

(四代成步堂:???)

没有明说的东西

凯特是带小杰进了事务所的老师,但之后去调查一个重大案件一直找不到人,所以小杰目前没有老师带。

其实想多写一些,但是自己太弱鸡了,难过。

评论
热度(36)
©一二三四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