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

小学开学了,长期失踪

【七九】牢笼(半架空)

注意:

可能有点OOC吧,错字没有来得及看如果有请告诉我!

想讲一个七哥把小九接出去的故事。

    1.

    沈九被照顾得很好。

    衣食住行都由下人负责,偶尔会被带去为这儿的姑娘们写写字,他那一笔好字被秋剪罗称赞过,为此他虽然不情愿,平日里练习用的字帖却快叠成一座高塔。

    一切都很好,比起当初在街上流浪的日子,这样醒了可以读书练剑,困了可以在柔软的床上休息的生活,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 

除了一点。

    他不能出去。他已经被困在这里将近两年了。

    这座建筑物叫做“鸟笼”,除了鸟笼一样的外观和冰冷的外墙,它囚禁着每一个进入这里的人。偶尔会有外来的人图新鲜,站在鸟笼外欣赏楼上姑娘们伪装出来的天真和迷茫。

    沈九厌恶这样的生活。鸟笼外的人似乎真的将他们当做了懵懂无知的鸟类,只会在既定的位置上跳跃,扑腾着无用的翅膀供人观赏。

    他看向那个正站在窗边,对着铁栏外的人说话的姑娘。

    “沈九,”她转过头来,阳光透过铁栏,光芒跃上她的唇角,她对着沈九笑着,褪去了纯真的伪装,余下惨白的悲哀,“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呢?”

    沈九知道,刚才与她说话的那个人,多次向她承诺要带她出去。从他三年前到这个地方时,她就一直在对他说,幻想着离开这里之后的生活,幻想着真正的可以触碰到的阳光。

    她已经在这个窗口站了五年了。

    沈九也有一个窗口。

    他在等着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在那个窗口,对那个回来带自己离开的人说话。

 

    2.

    岳七和沈九是在鸟笼里认识的。即使后来成为朋友,他们也没有过问对方的过去,以及来到这里的原因。说来说去,无非是为了那些卖身钱。

    岳七性子温和,甚至有些逆来顺受。他没念过书,不似沈九那样识得几个字受到秋剪罗的赏识。他只能同大多数男孩一样,在鸟笼的最底层干着一些普通的粗活。沈九在和他短暂的交流中得知他颇擅长剑术,这种在鸟笼不被看好的技艺却让沈九有了兴趣。

    于是岳七给他削了一把木剑,一有空闲就教沈九一些简单的剑法招式。

    那天岳七放下手中的木棍(他没有时间给自己多做一把木剑了),抬起手打算给沈九擦擦脸上的汗,看到自己脏兮兮的袖子后又放下了。

    他看着地上被割裂成块的光影,问:“小九,你想出去吗?”

    “想啊。”沈九回答,“当然想了。”他有些诧异,他以为岳七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因此从来都没有提过这个想法。

    岳七看着他,欲言又止。

    沈九看出了他的犹豫,不耐烦地皱眉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打算等岳七自己开口。

    “……前几天,你在上面教那些姑娘写字的时候,我遇到了苍穹山的人。”岳七说,“他们心血来潮来这里看看,发现我在练剑,问我想不想出去。”

    他始终看着那块残缺的光芒,没有抬头。

    沈九沉默许久,说:“那你答应了吗?”

    岳七摇了摇头。

    沈九捏紧了拳头,伸手攥住岳七的衣领,咬着牙问:“为什么?”

    明明有这样大好的机会,明明是其他人等了多少年都等不来的运气,为什么要拒绝?

    “七哥,难道你真的麻木到了这种程度?”他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不让楼上的人听到,“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到这里的,可是你难道真的打算一辈子都待在这种鬼地方吗?”

    “不是的。”岳七摇摇头,对上沈九充满怒气的双眼,认真地说,“我告诉他们,我想让我的朋友代替我出去。”

    沈九错愕地松开了手:“你……?”

    这家伙……是哪里有问题吗?放着逃脱的机会不要,却要让给他这样的人?

    “我差不多也快习惯这里了,虽然辛苦,但既然我还活着, 总有机会出去的。”岳七笑着,“可是小九,你很想出去吧?”

    为什么?

    沈九张了张嘴,却没有将这三个字再一次说出口。

    为什么岳七总能明白他在想什么?明明他们才认识没多久,明明他从来没有在岳七面前提过这件事。不管是学习剑术还是逃离鸟笼,甚至是生活中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岳七都能看出他藏在心底的想法。

    他抿着唇,没有回应岳七。

    这一天的午后,苍穹山的人来到了鸟笼外。秋剪罗也在,他站在岳七和沈九的身后,用似笑非笑的表情注视着那两个人。

    “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出去。”沈九说。

    岳七松了口气,弯了弯嘴角。

    秋剪罗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看了沈九一眼,走上前去打开了鸟笼的铁门。

    光芒从沈九的肩上洒落,他向着打开的门迈了一步。

    岳七想要说些祝福的话语,却被沈九抓住了手,用强劲的力道扯着他跑向铁门。

    早已在铁门外等候的护卫一把揪住了沈九的长发。沈九忍着头皮的阵痛,咬着牙几乎是用扔的将岳七甩向了站在一旁无动于衷的苍穹山人。

    他们就像那些鸟笼外的人一样,用看闹剧的眼神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所以他才讨厌待在这里。

    护卫将沈九带回了鸟笼,关上了铁门。秋剪罗踩着沈九的头,看着沈九眼中的愤恨逐渐暗沉,愉快地挥了挥手让人将沈九带下去。

    沈九拼命地抬起眼皮,看着鸟笼外那个死死抓着铁栏的人。

    ——“我等你。”

    视野逐渐模糊,他似乎看到那个人点了点头。

 

    3.

    无论是秋剪罗还是他自己都深刻地明白,他永远也无法放下沈九不管而自己在鸟笼外逍遥快活。所以秋剪罗非常干脆地就放走了他,而他也按照秋剪罗预期的那样,为了给沈九带去自由而给自己带上了新的枷锁。

    他被困在了新的牢笼里。

    名为“自由”的牢笼。

 

    4.

    “沈九,”护卫唤着他,“有人想见你。”

    沈九一愣。

    会不会是岳七?他等了岳七近两年,他现在要来带自己出去了吗?

    沈九走向窗口,寻找着自己熟悉的身影。

    “七哥——”

 

    5.

    岳清源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挡住眉间隐约浮现的印记。他一般都将头发束在发冠中,这中额头被遮掩着的感觉令他十分陌生。

    他仔细地调整了一下玄肃剑的位置,能够方便他随时拔剑。

    “沈九在吗?”他向护卫问。

    

-END-


评论(5)
热度(64)
  1. 骊歌一二三四五 转载了此文字
©一二三四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