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

小学开学了,长期失踪

第三视角

深夜有病写的,抒发某种情感,大概。五千字,随便看,不要放在心上,和现实无关,这句话有一半是假的。

可以的话↓

    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许下一个愿望,希望能够知道旁人是怎么看自己的。

    是个非常普通的愿望,对吧?这和自卑什么的完全没有关系,她也并不想在得知他人的看法后做出什么太偏离自我的改变,只是单纯的好奇。

    然后,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了。

    她在某个非常普通的晚上,发现了这件事。

    在和前座的男生聊天时,她发现自己正说着话,一眨眼,眼前就出现了自己的脸。一开始还以为是在做梦,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却发现“自己”也跟着眨了眨眼。

    咦?穿越?

    第一个在脑海里浮现的答案,是前阵子看过的穿越题材的恋爱小说。

    随后她就觉得不对,因为她发现这个视角不受自己的控制,正在朝别的地方移动。几乎是“自己”从视野里消失的同时,她看到前座的男生转过了头。

    “发什么呆啊你?”同桌拍了她一下,她偏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视角又发生了变化,比原来的视角高了一些,当然,最重要的是,她能看到“自己”。

    她听到同桌的声音在非常近的地方响起:“你怎么还放着上节课的书,都快上课了。”

    这声音,倒像是自己发出来的一样……可是她并没有想说话呀。

    她试探性地张了张嘴,回答:“哦,好。”

    她发现了,当自己想着“说话”这回事的时候,对面的“自己”也做出了相应的动作。

    于是她想起了自己很久以前许下的愿望。

    原来用别人的视角来看自己是这样的感觉啊!在试题里沉寂了一天的大脑突然兴奋了起来,原本已经感觉到疲惫的眼睛开始发亮。

    这一切,一定是奇迹,一定是某个神明,在那时听到了自己的愿望,到现在才想起来要实现它。

这个神明,还真是健忘啊。她一边在心里妄想着自己实现愿望的原因,一边为这新奇的体验而欢喜不已,感谢着这位不知是否存在的神明。

    

    当然,这个世界上有句话叫“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在兴奋劲过去后,她也渐渐地感受到了苦恼。

    因为她开始能听到那个“视角”的主人的心声。

    比如,当她因为某些不可抗因素而迷迷糊糊地准备在数学课上闭上眼睛,她的视角突然就高了好大一截,眼前是昏昏欲睡的自己,耳边还传来了老师冷淡的声音。

    【她怎么又睡着了,这个知识点不听,也不知道高考的时候要怎么办。】

    她一惊,一片混沌的大脑立刻清醒。

    【终于醒了。可是这样又挡住我看黑板了啊……好烦。】

    这回的视角在“自己”的背后,眼前的黑板被“自己”的身躯挡住了一大半。

    【咦,刚刚她睡着了吗?哇,看她嘴角好像还流口水了,好恶心。】

    她连忙擦了擦嘴角。

    这个视角在自己的左边,是同桌吧。

    真糟糕。

    她感到一股莫名的烦躁。明明在得到这个能力的时候还很高兴的。

    看我做什么,好好上你们的课啊。又不是什么大美人,盯着我看不会觉得闲得慌吗?

    她皱起了眉。

    就在这时候,她的视角突然转到了一个不知道的方位,耳中传来一个有些熟悉,仔细想想却又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

    【真恶心。】

    然后这个视角偏离了“自己”。

    什么啊……

    她看着黑板,努力回想着刚刚那个声音和视角。

    是听错了吗?

    她把注意力集中在老师写的题目上,为了想起遗忘已久的公式,忘掉刚才的那段插曲。

    然而她清楚了一件事。

    她不敢在别人面前皱眉头了。

    

    真正意识到这个能力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之大,是在几个月后。

    【真恶心。】

    她看到“自己”两颊的肉上移,将“自己”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缝。于是她撇嘴收起了笑容。

    【够不到就乖乖找人帮忙,居然还跳起来,你一点都不适合这种动作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搞笑。】

    她看到“自己”费力地踮起脚尖,手里拿着黑板擦,伸长了手想要够到黑板最上方的文字,结果还是没法擦掉,最后尝试着跳了起来。

    于是她脸色发白地把黑板擦递给附近的高个子让他帮忙。

    【为什么是我啊,好烦。话说这是拜托人的表情吗?】

    她看到“自己”绷着一张脸把黑板擦递过来。于是她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丑八怪,笑起来真难看。】

    不要说话了。

    不要再说话了。

    求求你不要再看我了。

    最初那个说着“就算得知其他人的想法也不想改变”的自己去哪里了?这不是在意得不得了吗?

    回到家里,她照着镜子,回想着在学校里听到的那些心声。

    我真的……难看到这种地步吗?她努力地凑近镜子,看着自己的脸。

    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是也算……一般吧。

    【别凑这么近啊,黑头都看见了。】

    ……诶?

    她猛地直起身朝四周看了看。“奇怪,没有人啊?”她干笑了两声,再次弯下腰,对着镜子思考。

    【痘痘都长出来了,快用洗面奶吧,我都不忍心看了。】

    不对!她突然反应了过来,瞪着镜子里的自己。

    【眼睛就算瞪大了也只有这种程度,还是回炉重造吧。】

    ……我让你开口了吗?

    镜子里的自己,脸色阴沉得可怕。她也分不清那到底是她自己的表情,还是镜子里那个“视角”的表情。

    给我闭嘴啊。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当她再次看向镜子时,那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纹。于是她安心地准备转身离开,却突然看到了“自己”的背影。

    【发什么疯啊,有毛病。】

    那一天晚上,她打碎了家里所有的镜子。

 

    【太挡视线了,快点减肥吧求求你了。】

    别看着我,求求你。

    【噗,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啊……】

    别看着我。

    【唱歌真难听,搞什么她不会以为自己的声音像天籁吧?别让我发笑了。】

    我不唱就是了,放过我吧。

    拜托了,我求求你们了,放过我,放过我。

    【哭什么啊,我又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好麻烦啊,我最讨厌情绪不稳定的人了。】

    你说了啊!你明明就在心里说了!

    你们这些人都是这样,表面上一副关系很要好的样子,明明都在嘲笑我!

    真正恶心的是你们,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人才会有校园霸凌这种东西吧!

    她的脑中闪过了名为愤恨的情绪,然而在下一瞬间就化为了乌有。

    【明明去死就好了。】

    她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

    她喜欢了三年,拼死拼活考上这个高中,就是为了拉近和这个人之间的距离。

    而他刚刚……说什么来着?

    一定是听错了,绝对是听错了。他是很温柔的,对任何人都是。

    他一定懂她的,一定不会像其他家伙一样在心里贬低她的。

    【那个期待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是在求人施舍的乞丐一样。

    【呜哇,她不会是听到我在想什么吧,不不不,怎么可能。】

    她突然就预想到了接下来将会听到的内容。

    怎么可能……不会的吧。

    她看见“自己”的眼眶红了起来,嘴角微微弯起,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不要说出那句话。

    求你……

    【不过话说回来,听那谁说,她好像喜欢我啊?想想就觉得恶心,拜托放过我吧。】

    不要说了!!!

    她站了起来:“老师,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她俯视着“自己”,看到“自己”的脸白得像一张纸一样。

    老师问:“要你同桌陪你去吗?”

    她苦笑:“不用了。”

    她推开椅子,在疯狂转换的视角中注视着自己离开的背影。

    臃肿,滑稽,可笑……可以用任何贬低的词来贬低的背影。

    有些词她从来没有听过。

 

    现在是什么日子呢。

    她从那一天逃离教室开始,就再没有上过一次学。

    她锁上了门,不敢让任何人进房间,就连晚饭都不敢下去吃,结果还瘦了几斤。

    真可笑,因为这种事情变瘦,有什么意义?

    就这样也挺好的?不用因为任何事情而烦恼,而且也不会再做那些对她的智商而言难度过高的题目。

    这还真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就在她缩在被窝里,准备闭上眼睛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钥匙互相打击的清脆的声音。

    她用人生中从未达到过的速度,在门开的那一瞬间冲到门口,伸手按住了门把,努力向外推门。

    然而她还是看到了。

    从狭长的门缝里,看到“自己”披头散发,脸憋得通红,像个疯子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天没去上学是想怎么样?亏我还花了那么多钱培养她,又发什么疯!】

    “你给我出来!”她听见父亲愤怒的声音,随即再也抵挡不住逐渐加大的力道。门重重地砸到了她的身上,她吃痛地松了手,跌坐在地上,臀部疼得让她大脑有了一段短暂的空白。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又发什么疯?”

    【这样别人看了不就以为我们在虐待你吗?】

    “快给我去上学!”

    她试着开口:“我……心情不是很好,不想去学校。”

    【心情不好,这算什么鬼理由?!】

    “小小年纪心情不好干什么?我生意做不好了我才不高兴!你给我起来收拾收拾,你们班主任已经打电话好几次了,再这样下去小心被退学!”

    说着,父亲大力地甩上了门。

    房门发出了一阵巨响,在她脑海里回荡了无数次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她精神恍惚地回到了床上,终于如愿以偿地闭上了眼睛。

 

    让她醒来的,是另一个人的视角。

    当她发现这个视角属于自己的母亲时,她突然有了一丝希望。

    “怎么了,听爸爸说你心情不好?”母亲和蔼的微笑,让她混乱的大脑逐渐平静了下来。

    她想起来了,从小母亲就对自己很好。

    母亲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所以有母亲在身边,她就不会听到那些可怕的话了。

    她终于安心了。

    “妈妈……”当紧绷数日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被母亲抱在怀里,感受着母亲身上的温度和味道,像是枯树逢春一样,平静了下来。

    “妈妈,我跟你说。”她闭眼,疲惫的神经和周围的温暖让她想要再次入睡,而她觉得,这次的梦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可怕了,“我可以听到别人在想什么。他们都在笑我,他们都在骂我。”

    母亲拍了拍她的背:“傻孩子,哪里会有人笑你呢。再说了,你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管别人的想法做什么?”

    “嗯。”她点了点头,擦干眼泪,离开了母亲的怀抱躺了下来。

    母亲帮她盖好被子:“明天一定要去上课哦。”

    她乖巧地笑了起来:“嗯。”

    然后她再次合眼。

    就在脚步声渐远,门嘎吱作响就要关上的那一刻,她又从那条门缝里看到了“自己”。

    还有那个断绝她所有希望的声音。

    【又给我搞出什么乱子,真麻烦,都多大人了。】

    【我会议还没开完,这会儿回去老板又要乱骂人了……真烦。】

    之后的话,随着视野中关上的门而再也听不见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发出了惨叫。

    她从来没听过自己惨叫的声音,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发出这样的声音。

    她下床锁上了门,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于是小心翼翼地确认了家里暂时没人之后,跑到父母的房间,找出自己房门的钥匙藏了起来。

    这样就可以安心了吧……

    拜托了,别再看着我了。

    像我这样的垃圾,根本不值得你们看我,所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然而她又看到了“自己”。

    这次是一个陌生的视角,很矮很矮,却足以看到“自己”满脸泪痕的样子。

    这次的视角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可她却好像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好恶心。】前座的声音。

    【别污染我的眼睛了。】他的声音。

    【快去死啊,明明没有任何人喜欢你。】同学的声音。

    【你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做过的那些事情吗?】小学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女孩子的声音。

    【电视剧看多了以为自己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还想装晕倒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还是我第一次知道东施效颦是什么意思呢。】小学男生的声音。

    【不就一个玻璃瓶被打碎了吗生什么气啊?】当初被自己生气打了的男生的声音。

    【被脑残缠上了还被要求联文……我的天哪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没听过的声音……难道是当初被她勾搭的那位作者的声音?

    【为什么你要背叛我?】当初的好友。

    【好烦,明明三年不联系了还给我发生日祝福,这让我怎么回啊,无视算了。】多年不联系的好友。

    【天天喊着自己抑郁,我也很郁闷啊别让我烦了。】没听过的声音。

    【连个怪都打不好,这是遇上小白了吗?】没听过。

    【根本就不想带你啊不要凑上来。】不知道。

    【你写这篇文章有什么意义吗?】不知道。

    【你是想哗众取宠吗?】不知道。

    【……】

    你们都是谁啊!

    都让你们放过我了!

    她意识到了这个视线的来源,她抓起书桌上的剪刀,拎起放在地上的大型布偶,对着它的眼睛刺了下去。

    哈,哈哈……

    结束了吧,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看见我了吧?

    她举起了剪刀,朝着自己刺了下去。

    太好了……终于可以解脱了……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地下沉,意识也逐渐模糊远去。

    她为自己终于可以摆脱这个能力而感到欣喜。

    死后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希望我就直接这么消失,不会再有任何的意识。

    那位替我实现希望的神明,会再一次出现吗?

    虽然很感谢“他”为我实现了愿望,我却辜负了“他”的好意,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我还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还是死了算了……

    模糊的视野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她俯视着眼前的人,那人长相很熟悉,眼泪和鼻涕混合在一起,脸上还挂着解脱的轻松笑容,可在下一秒就惊恐地瞪大了眼,十分可笑。

    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身体却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门,已经锁上了啊……

    为什么还会有人……

    为什么我还要看着“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

    这个神明,还真是健忘啊。“他”既然为她实现了愿望,为什么又在这之后忘了她呢?

    她再也看不到“自己”了。

 

    “真是奇怪,我明明是实现了她的愿望,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不速之客苦恼地挠了挠头,一脸不解。

    “而且我明明记得……我给她的能力里不包括读心啊?”

    “那她刚刚的想法,是怎么一回事?”

-end-


评论(3)
热度(1)
©一二三四五 | Powered by LOFTER